一村资本刘晶:在不确定性的大环境下做确定性的投资

作者/来源:   发表时间:2019-12-04 11:55:28

Q 1 :首先您如何看待当前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所处的募资市场环境?募资难是否存在?

大面上来看,去年开始到今年整体募资会非常困难,跟以前年度相比也是比较困难的一年,我认为困难是多方面的因素造成的。

第一个是宏观环境。目前整体的宏观经济增速放缓,各行各业的投资机会不多,出现越来越多的爆雷项目,所以投资人会非常谨慎。从这个角度考虑,在市场上能够提供资金的或敢于再继续投资的投资机构,会因为宏观经济的影响变得更谨慎。

第二个是政策,比如说资管新政。原本银行金融机构能够提供的资金,会由于资管新政越来越少。

另外,募资难还与金融行业业态有关,比如P2P等业内混乱的现象。再从微观层面分析,募资难还与竞争有关。跟几年前相比,现在募资的人越来越多,如果大家的打法是趋同的,那么就会导致大家分到的资金越来越少。

Q 2 : 那现在一村资本的话是如何应对募资难的情况?您这边有什么应对经验?

第一,调整心态更聚焦。以前募资相对比较容易时,新开辟战场或者投资新项目比较轻松。而在现在的大环境下,其实要倒过来思考。我们一村内部一直提到如何在不确定性的大环境下做更多确定性的投资,我们会从节流的角度先舍弃一些可做可不做或者具有高风险的一些项目。

第二,做自己更擅长的事。我们有不同的事业部,我是负责TMT、消费、教育等,我会更聚焦于自己擅长的领域和打法,而不是再扩团队,扩投资领域。同时更聚焦也更匹配资方需求,这也是做更确定性的一些事情。

从开源的角度我们也会更聚焦调整。我们不放弃任何的募资的可能性,但更多的还是聚焦于转化熟悉的LP,聚焦于如何管理好现有的项目。

Q 3 : 您在投资过程中判断一家创业企业是否有价值,值得投资的标准是什么?您最看重的因素是什么?

我觉得各个行业和各个标的都不太一样。首先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明晰你的投资目的。然后基于投资目的或投资逻辑,再来分析这家企业值得投资的标准。比如说,过往一些项目的投资逻辑就是套利,比如当时中概股的私有化,是境外的上市公司私有化买下来,在国内再上市。基于这种投资逻辑和目的,我们更多的关注的是项目是不是有利润又稳定,以及是不是境内外有估值差,回来上市有没有障碍。

有一些长线培养的项目,我们会做一些大比例的、控股型并购,此时我会更关注团队,看团队能不能长期保留,或者有没有未来的爆发力等,所以我不会就具体的个案拿出来进行讨论。

每个机构和投资团队首先要想明白——你自己的禀赋是什么?你自己能做什么项目,看得懂什么项目。我认为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相对来说,要想少犯错误就是得做自己更熟悉的事情。你自己的选择的标的和你拥有的禀赋越接近,你的成功概率会越高,然后去量化或者定义投资标准,之后就严格按照这些标准去找项目,或去评判项目。

Q 4:那我们在项目发展过程中,关于如何平衡保持账面升值和实现现金回报的关系,您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吗?

你提到的这个问题,让我一下想到前中投总经理屠光绍在中国股权投资论坛上关于中国股权投资长与短的分析。中国股权投资目前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我认为是资金属性与项目属性的不匹配。产业是有周期的,是需要等待的,许多资金如果继续逐利、短借长投,是会有问题的。很多人因为找不到资金就随便找,钱投出去了却在将来的两三年非常痛苦,原因就在于资金属性与项目属性的不匹配。中国过去赚快钱较为容易,如Pre-IPO投资锁定两年再退出,但现在这种项目机会越来越少,Pre-IPO赚快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需要的是回归产业逻辑。

而保持账面升值和实现现金回报的平衡,背后的逻辑是什么?我认为是中国资金属性短。有些资金要求3-5年甚至2-3年实现回报,此时你若还去投长期项目,就会产生偏差。在中国资本市场,这部分资金甚至占主流。有些资金一开始表示投资5-7年,但是当两三年没出成绩时,投资方心态就会有所波动。这就反映出,我们的LP或者资方资金属性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无法长期投资。与此同时,伴随减持新政、定增新规的出台,锁定期和投资期越来越长,资金属性与项目属性的不匹配问题越来越凸显,进而也会产生保持账面升值和实现现金回报之间的差异。

所以,关于你提出的这个问题,我的回答是,根据自己的打法和项目的情况去寻求匹配的资金。

Q 5:您认为未来投资的热点有哪些?

我结合我自己分管的TMT、消费和教育领域,三个方面都稍微分析一下。

第一个是TMT,我们TMT分两块。一方面是前沿的早期技术和项目,团队 base在深圳,会去看底层非常前沿的科技型项目,如机器视觉、声音学等。这是一个科技飞速发展和迭代的时代,科技型项目肯定有机会。第二块TMT我们重成熟技术的应用。我们认为现金流更好的项目是我们更倾向的,另外,比如说像移动互联网之后出现了游戏、广告、电商的一些新的运营模式,也是偏应用端的。所以我们认为5G等新的技术会带来一些新应用场景的机会,我们还会和一些产业集团绑定在一起,做一些确定性投资,但这些机会一定是中后期的大的机会。所以我们会特别关注的TMT领域,一方面是前沿的早期技术和项目。第二个就是一些成熟技术的应用,已经相对成熟的技术在各个应用端里面的应用。所以这里面我们会和一些主流的玩家,甚至产业集团会绑定在一起,做一些确定性的投资。

第二个消费,我们有两个大逻辑。第一个是目前就消费端增长,或者是人均GDP增长,消费的增长是确定的。第二个是进口替代——用国产的优质产品,不一定是科技产品,甚至一些消费品来替代进口的产品。

第三个教育,这也是我们专注的领域。教育行业机会大,一方面在于教育制度改革,另一方面是家长需求旺盛。另外,教育行业还包括一些新的技术,包括前两年开始比较火的直播技术、在线一对一等,我们认为技术对于教育场景的迭代或者提升是非常有帮助的。

Q 6 :教育市场是目前资本寒冬之下颇为火热的领域,请问影响您在教育市场投资的首要因素是什么?

我看重教育,第一个是因为刚需。教育行业在整体市场上保持20%以上的增速,我们看重增速快的行业和细分领域进行投资。

第二个是教育不仅增速快,整体的市场容量也大。它不是一个小行业,有些行业增速很快,但有可能就是百来亿的这样一个规模,有可能做只能容纳一两个玩家。

第三个就是现金流比较好,教育行业是少有的先付费再提供教育服务,能做到这点的其实很少。在行业内很多项目现金流很差,但教育行业的整体性竞争会比较好。

所以基于这些原因,再加上我们团队也做过国内第一家教育行业的上市——昂立教育上市的项目,会导致我们会非常看重教育。

 

刘晶,毕业于复旦大学、英国雷丁大学。​

曾先后任上海并购基金投资副总监、海通证券并购融资部高级副总裁、德勤会计事务所咨询师。

聚焦于教育、TMT及大消费领域的投资,拥有近十年券商、投资银行、并购投资及金融行业工作经验,负责募资并管理并购基金规模达30亿元。

曾主导并参与七家境外上市公司私有化,包括新南洋收购昂立教育、绿地集团整体上市、盛大游戏美股私有化项目、巨人网络私有化后回国内上市等多个市场知名重组项目;其投资组合包括:宁德时代、澜起科技、盛大游戏、FunPlus、创梦天地、秦汉胡同国学、易贝乐少儿英语等,多个项目实现独立上市或并购上市。曾荣获“2017-2018年度中国教育产业最佳投资人物”、“2018年中国股权投资行业杰出青年投资人”及“2018年上海市青年金融人才”等称号。

用户评论
暂无内容
用户名:
E-mail:
评分:               
评价: